厦门大学海洋与地球学院

College of Ocean and Earth Sciences
教师后台登录
学院办公系统
研究生座位申请
实验教学中心
学院校友网
教室查看/预约
学院简介/年报
科考船简报
海洋科技博物馆
你是最好的“Benthic”——记第十届国际鲍鱼研讨会的台前幕后
COE COE 2018/5/16 7728 返回上页

五月上旬的早晨,空气里还混合着属于夜晚和清晨的清凉。5月8日至12日,若是这几天早近七点时候站在厦门大学翔安校区周隆泉楼西侧的木芙蓉树下,就可以看见十几二十个学生,统一身著印制有“IAS2018”、“鲍”等字样的黑色T恤,正在候车准备前往岛内。他们都是来自于海洋与学院海洋底栖生物学实验室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作为志愿者支持第十届国际鲍鱼研讨会的召开。

而随着12日在连江和晋江的会后考察结束,以“世界之鲍,和而不同”为主题的第十届国际鲍鱼研讨会(10th International Abalone Symposium)终于成功落下帷幕。厦门大学海洋底栖生物学实验室(Marine Benthic Biology Laboratory)作为此次国际会议的东道主,在此次国际会议中同时承担着包括会务准备、会议现场服务和学术汇报、会后考察组织等各方面的工作,获得了国内外代表的高度称赞。

 

会前组织:事无巨细的筹备工作

从会标征集、网站建设、摘要线上接收、会议手册排版设计及翻译,到日程安排、会场准备、志愿者上岗培训等,如果真列成表将能覆盖好几页的这些内容,从2015年申请到会议承办权时起,便被提上了议事日程并有序地开展。而从2018年3月起,会议筹备更是进入了冲刺阶段,会务工作如雪片飘至。

这些繁琐的事务背后,是包括老师、学生在内的实验室工作人员们长达几个月辛勤的付出。于是有人笑称,这几个月里多次置身于过去甚少遇见的情景,包括小小办公室里脑洞大开的讨论,早起参加的冗长会议,对所有细节信息反反复复的确认和不厌其烦的修改,以及“抓壮丁”式的分工协作,但也切切实实感受到了严谨细致地筹备一场国际学术会议的紧张气氛,为此勤恳踏实地完成接手的工作。

  

 

会议现场:既做志愿服务,也专注学术

5月8日为注册报到日。机场接机的志愿者一大早到机场就位,手举“IAS2018”欢迎牌站立一整天,就为了给远道而来的客人宾至如归的感觉;同时,会场内已有序地分装完400份会议材料,注册报到台人员分工就位、准备好迎接参会人员。

而在之后的正式会议期间,志愿者们的工作任务既多且杂。会场内的灯光、音响、幻灯片视频播放,咨询台、秘书处、会场引导、控台操控、现场翻译,哪一处都要以专业的态度做到耐心细致,减少和防止缺漏。而试想,来自20个国家及地区的360多名参会者,若有着各种问题及突发情况,志愿者们都必须在克服语言问题的前提下,为参会人员答疑解决,其中不易可见一斑。

  

  

除了志愿者外,实验室的老师和学生们还要以科研工作者的身份参加到会议中去。柯才焕教授在5月9日上午做了关于“中国鲍鱼研究与产业发展前景”的大会报告,游伟伟副教授主持了一场关于“全球气候变化与鲍鱼”的专题讨论会,其余实验室成员共有10篇分会场口头报告和11篇墙报,分别就环境胁迫(高温、低氧、酸化等)、鲍基因组学与育种、鲍营养与免疫等方面进行报告,充分对外展示了厦门大学海洋底栖生物学实验室在鲍研究中所做的工作。其中,博士研究生於锋还获得了大会唯一的研究生最佳墙报奖。

 

会后考察:鲜活的鲍鱼产业现场

中国鲍鱼产量在过去几年里都保持着占世界鲍鱼总产量90%以上的优异成绩,而作为其有力支持的是大规模工厂化的鲍鱼养殖模式、优质的苗种培育、以及广大养殖业者和科学工作者的劳动与智慧。

5月12日,在实验室的安排和带领下,近百名境外代表分赴“鲍鱼特色小镇”晋江市金井镇及“中国鲍鱼之乡”连江县进行实地产业考察。从育苗基地、养殖渔排到活鲜运输船、集散中心,充实有趣的产业考察向来自全球的业者展示了“研发—种苗—养殖—加工—流通—餐饮”这一完整的中国鲍鱼产业链。

作为志愿者陪同考察的实验室老师、学生们为代表们细致地讲解了产业考察过程中看到的新鲜事物和有趣情景,及其呈现出来的鲍鱼产业发展现状。无论是海区里吊养鲍鱼用的鲍鱼笼、陆上工厂水泥池里用于鲍苗附着栖居的薄膜和砖石,还是机械化运作的电器设备等,它们毫无疑问是当下中国鲍鱼产业链的缩影。代表们从中看到了产业发展的蓬勃生机,并对其运行模式和科研支持十分感兴趣,这一点让同行的实验室老师、学生们感到自豪,同时感到重任在肩。

 

国际鲍鱼研讨会是全球鲍鱼行业最盛大、最重要的官方论坛,厦门大学海洋底栖生物学实验室以东道主的身份顺利承办了此次研讨会,不仅增强了国际间的合作与交流,更向世界展示了中国鲍鱼行业历久弥新的传统文化与蓬勃发展的现代科技。台前幕后种种,值得一句“你是最好的Benthic!”

文:厦门大学海洋底栖生物学实验室

图:陈浩然/王为刚